温州调查公司男人的责任不仅仅是赚钱

发布于:2018/1/10 15:18:35
连命都可以不要,这不是对家人的爱,这是不负责任。  
 
温州调查公司,最近有件事引发了争议:
 
自称“国内无任何保护,极限运动第一人”的咏宁,死了。
 
2017年11月8日,咏宁爬上了湖南长沙天心区高263米、62层大楼楼顶附属物。
 
他攀爬之前,就已经身体不舒服,爬上去以后体力不支,失手坠落至楼顶平台,不幸离世。
 
他之所以这样做,除了个人爱好,还为了拍一段视频,放到直播平台上赚取流量,赢得打赏。
 
看着他之前拍过的“极限运动”,让人吓得半死:
 
咏宁曾经在微博中这样描述自己的状态:
 
“一天不作死,浑身难受。”
 
他攀爬的过程中,完全无视别人的阻挠、无视公共场合的危险提示,只想体验自由的感觉。
 
他不作死就难受,让人也看得很难受:
 
你在这些所谓“极限挑战”中,看不到运动的愉悦,看不到挑战极限的痛快,看不到自由感的提升。
 
你看到的,是对自己生命的漠视,是对规则的践踏,乃至是对自由的误解:
 
自由有一千种定义,但绝对不是为了自由把生命都抛弃了。
 
咏宁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?
 
看了《新京报》的报道才知道:
 
农村出身的咏宁,小时候练过武术。
 
在做极限运动之前,他曾经在横店做群众演员,一做就是三年,但没有多少人记得他的表演,而且收入少得可怜。
 
他坐不住了:
 
“人生有大起大落!为什么至今我还落着呢?我想拼一把,可我已不知道从何拼起!演戏演技烂,我不是专业的,我没学过表演。既然我来到了这个世界上,我不在这个世界上留下点什么东西,我觉得我对不起我的生命!”
 
没有演技,他不去钻研;没有迅速爆红,他没耐心等待出头的那一天。
 
于是他开始在大楼上自拍视频:
 
踩着踏板平衡车,在大楼边沿上摇摇晃晃,好几次快要掉下去,他都很灵巧地绕回来。
 
视频第一次放到网上去,得到了131.6的打赏收入,而且还得到了很多网友的支持:“牛”,“666”,“鼓励你”。
 
他的名气越来越大,粉丝上百万,收入越来越多,他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就感:
 
就凭着做这种玩命的动作,就能够获得以前从未想到过的收入,谁还会安安分分去工作?
 
一开始还有人和他一起挑战,但发现他越来越过火了:
 
“老是做超越自己能力的事,劝不住他,就没有再和他一同应战。”
 
别人救过他两次,但他还是我行我素。
 
富贵险中求,是他心目中的铁律:
 
“国内我一定是玩得最狠的那个,因为我每天都在爬,我是在玩儿命。”
 
什么时候他会不玩了呢?
 
“我什么时候残疾了、动不了了、死了,就不玩了。”
 
没想到一语成谶。
 
咏宁家庭条件不好,早年丧父、母亲患病,自己办婚礼的钱要自己挣。
 
母亲隐约知道他挣钱的方法,骂了他一次,因为她害怕,害怕失去了儿子,精神上经不起折腾。
 
年轻人穷,急于挣钱,这没错。
 
但这不是你铤而走险的理由。
 
你根本不知道,这种以生命为代价换来的家庭幸福,根本维持不了多久,这种幸福感是短暂而虚无的。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命都保护不了,他还怎么保护自己的家人?
 
人都不在了,留下的钱再多对家人也是毫无意义的。
 
那种以“对家人负责”为名、玩命挣钱的人,最后把命玩没了,这不是对家人的爱,这是不负责任。
 
一无所有的人,才更应该珍惜自己唯一拥有的生命,好好保养,好好爱护家人,静待未来的逆袭。
 
这才是真正有责任感的男人。
 
很多正规、专业的极限运动者,根本不认同咏宁。
 
中国极限运动协会的官网上,是这么定义极限运动的:
 
极限运动是一种时尚运动,强调娱乐和文化元素。需要经过特殊训练,在特殊场地有组织、有保障地进行。
 
你去专业的极限运动比赛的时候,会发现比赛场地和道具都是精心设计好的,以保证选手们的安全。
 
咏宁这样的做法,不是在推广这种运动,说句难听点,这根本是对公众的误导。
 
全球知名的极限运动设计师帕斯卡说:
 
“极限运动不是为了故意放大危险。恰恰相反,是为了降低风险。”
 
你看到的那些以危险为乐趣、甚至为生命的威胁喝彩的人,已经有点心理不正常。
 
弗雷迪·诺克被称为“欧洲高空王”,他曾经两次挑战过张家界的高空观光索道。
 
14年6月,他手拿着20千克的平衡杆走上了钢索。
 
刚开始他走得好好的,走了435米以后,他脚步开始打滑了。
 
“该继续还是放弃?走在索道上,我想了很多,很犹豫。”
 
他最终还是放弃了,并且以后都不会再挑战这条索道。
 
“父母小时候教我从事极限运动时,就教育我安全第一。”
 
滑雪极限运动员亚超有一个总结非常到位:
 
扣篮是极篮球运动的限,跑酷是跑步运动的极限。
 
这种极限可以展示该项运动的最大魅力,对推广有很大好处。
 
但在没有任何保护之下,冒死爬楼、冒死直播,这只会吸引那些恶俗的宅男宅女,对你体会运动的快感一点帮助都没有。
 
在网上看到一条评论:
 
这真的是我见过最不负责的评论。
 
极限运动的价值是让人看到运动的限度,从而珍惜生命、敬畏生命。
 
咏宁这种不正规的极限运动,“一天不作死,就不舒服”,从根本上就与这项运动的宗旨相悖,这叫为中国人争气?
 
不要以为所有的勇气都能叫勇气,你要看这种行为带来的后果是什么。
 
先给大家讲两个科学家“作死”的故事。
 
新中国成立没多久,沙眼是致盲的主要原因,中国很多人受沙眼的危害。
 
有一个医生叫汤飞凡,他成功分离出了沙眼病毒以后,为了验证这就是病源,他必须要用人体实验,这当然是违反人道的。
 
但他想:“如果科学研究需要用人做实验,科研人员就要首先从自己做起。”
 
于是他竟然将病毒直接滴入自己的眼睛里面,几天以后,这只眼睛真的红肿起来,形成了沙眼。他冒着失明的危险,忍痛40天不治疗,就为了观察自己的病痛行为。最后他发现了沙眼衣原体,彻底消灭了这种疾病的危害,拯救了全世界许许多多病患,堪称伟大。
 
注:长大不仅仅是变得勇敢,还要有责任。图片选自《未生》。
 
全世界患胃炎的人不少,但以前很少有人知道发病原因。
 
澳大利亚的医生马歇尔从胃炎病人的胃组织切片中,发现了一种杆状病菌。没有人相信这就是病源,因为胃里酸性很高,根本没有细菌能够存活。
 
马歇尔医生直接喝下了这种细菌,结果他得了急性胃炎,从而得出结论:
 
这种幽门螺杆菌就是胃炎的病源。三十年后,他得到了诺贝尔奖,青史留名,也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。
 
这两个故事里面的科学家,是不是作死?
 
绝对是作死的。
 
我们也不提倡这种作死行为,但他们的行为结果却很有价值:
 
这种以身试险,挽救的是千千万万人的生命。这才是最大的勇气。
 
咏宁也是作死的,但他的行为却不值得被提倡,也不值得被赞扬。
 
对中国人来说,死者为大,但再怎么大也大不过是非黑白。
 
一件没有价值的事,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死而变得举足轻重,它的意义不能被无限夸大。
 
它很大概率只会成为社会的警醒,变成人们口中不要学习的对象。
 
咏宁事件给我们所有年轻人的警醒,最起码有以下几个:
 
第一,不要损害自己的生命,来换取看似很多的金钱,从长远来看,这不值得。
 
咏宁的问题,是今天很多年轻人的问题:
 
焦虑,渴望成名,跨越固化阶层向上爬,也渴望一夜暴富。
 
于是,你饭都不吃,就为了能够多写几份报告;你觉都不睡,就为了PPT做得再好一点,明天汇报的时候给领导留下更好的印象。
 
三餐不规则、熬夜,不运动、精神焦虑,都是在慢性自杀,与咏宁的作死没有多大区别。
 
当你麻痹自己说:我是为了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,我是为了能够尽快娶老婆,我完全是因为爱他们。
 
这说明你根本就不是爱,而是自私。
 
因为你根本不懂得怎么爱自己,你又怎么懂得怎么爱他们?
 
记住,负责任的人,绝对是先好好保护自己,才有能力好好保护家人的。
 
注:每个人何尝不是被逼站在悬崖,但是我们依旧有负责任的活法。图片选自《未生》。
 
第二,不用在意周围人的吆喝,尤其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,他们的喝彩有时是你的丧钟。
 
你可以看到,驱动咏宁不断挑战自己的,很多都是在直播平台上的吃瓜群众,他们为他疯狂叫好,拼命为他刷礼物,甚至鼓励他征服更高的大楼。
 
他一时陷入了迷狂,不断在这些吆喝的推动下,走向了离天更近的地方,却不知道这些地方也离地狱更近。
 
有商家跟他谈合作,只要站在高楼上面,秀一下他们的产品,他马上可以进账10万。
 
这是给自己的生命标价,难道你的生命就值那么一点钱吗?
 
其实在他的视频下面,也有很多人告诫他:
 
“太危险了,看着都害怕。”
 
并且劝他停止这种行为,他只回了两个字:“呵呵。”
 
年轻人都渴望成名、渴望名利双收,因为做了一件事而得到了关注,以为为他喝彩的人,都是良人。
 
其实不是,越是吸引大众的眼球,越需要惊险刺激、低俗无聊的噱头,越喜欢看这些的人,层次越低。
 
你把自己的生命撕碎了给他们看,不会得到他们的惋惜,他们只会觉得这是生活中难得一看的热闹,不看白不看。
 
因此,千万不要相信张爱玲的话:“出名要趁早。”
 
德不配位的名声,很可能会让你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文章编辑:温州市私家侦探